>
百度又扔下重磅炸弹 某些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尴尬了
2018-1-3 8:49:49
百度又扔下重磅炸弹 某些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尴尬了

  当今时代在互联网浪潮的裹挟下飞速发展。一方面,互联网企业高歌猛进,欲颠覆传统企业;另一方面,传统企业不甘落幕,开始谋求大变革。两者的交锋,已经成为时代发展的加速器。
  在汽车行业,“颠覆”同样是一个被频频提起的词语:造车新势力要颠覆传统车企,电动车要颠覆传统燃油车,汽车新零售要颠覆传统4S店。新媒体要颠覆传统媒体等,新生力量来势汹汹,传统大军好像无力招架。
  大家都在预言:汽车市场会不会也像手机市场一样,被新生力量颠覆?十年前,苹果手机刚刚诞生,诺基亚对其不屑一顾。但没想到,今天的“苹果”一枝独秀,诺基亚已经退出历史主舞台。然而作为汽车行业的老大,大众汽车集团坚决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NO!
  数字化贯穿大众工业4.0时代
  人们经常会说,大象不好转身,事实果真如此吗?可能,相比一些小体型的动物,大象缺乏灵活性。但如果这头大象有理想,有远见,早早就开始行动,那它转身之后便可用自己的力量主宰一切。
  大众汽车集团就是这么一头早早行动的大象。在规模上,大众汽车集团共有12个汽车品牌,30多万从事一线生产工作的员工,120个生产基地,分布于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的3.6万多供应商业务。
  在销量上,2016年,大众汽车全球销量达1030万辆,称霸全球。今年前11个月,大众在千万级的基础上依旧保持了增长,全球的销量累计超过974万辆。
  如此庞大的“身躯”,转型似乎会缓慢而艰难,但大众汽车集团并没有受限于自身规模,早早地布局工业4.0,用全面、系统的战略规划,开启了企业的转型之路。
  在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的解释中,工业4.0是一个整合概念,简而言之就是将数字化和人工智能融入大众汽车集团日常业务运营的方方面面,包括研发、销售、人员管理、采购,以及生产流程。
  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
  “工业4.0的概念包括生产4.0。生产4.0其实是从整个研发开始,然后贯穿到设计以及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其中包括数字化手段以及自动化手段的应用。”海兹曼解释道。
  海兹曼指出,无论是生产4.0,还是工业4.0,其实就是贯穿整个企业运营以及产品生产过程的数字化过程:比如VR(虚拟现实)技术、智能设备、可穿戴设备以及一些3D打印技术的应用。这意味着,数字化过程的结果将决定大众汽车集团的转型是否成功。
  “大众汽车集团从设备和生产本身出发,再到工厂,最后将达到总体上的互连状态,继而从各个层面推动数字化生产,”大众汽车集团未来生产技术总监霍尔格·海因博士说。
  他进一步解释道,“从设备层面看,我们希望到2025年可以使设备达到自主响应的自动化状态;从工厂层面看,将达到全面自主的规划和掌控;从整个价值链来看,大众汽车集团希望打造一个自主控制的生产网络体系。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到2035年甚至更久才能实现。但是我们在这方面实现得越好,获益也就会越大。”
  是企业转型,也是人才转型
  在大众汽车斯洛伐克公司布拉迪斯拉发工厂,目前生产(总装)3辆车仅需要2.5分钟,也就是说每辆车的生产时间为0.83分钟,约合50秒。而在另一边的德国狼堡,娴熟的工人和灵活的机器人手正在大众总部默契地合作着,短短几分钟就完成了过去需要数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
  大众汽车集团沃尔夫斯堡工厂人机协作的高尔夫生产线
  两年前,JohannJungwirth先生刚刚出任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数字官的时候,还没有人能够预想到围棋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会“碾压”人类。但是这位曾经在苹果和奔驰工作过的资深专家坚信Netscape创建人马克·安德森的一句名言“软件将会通吃全球”。大众汽车一向在硬件生产方面优势明显,而在工业4.0的进程中,软件的地位将越来越高——未来世界是由软件掌控的。
  安德森指出,人工智能将被应用到数字化平台和生产过程中。机器通过自主学习来承担更多的工作并为工人提供更多的协助。
  新技术和新手段的出现向人们展示了大众汽车未来的无限可能,同时也令人们心生顾虑,在机器极大程度地解放工人生产力和提高工作效率之后,“人”会不会被取代。
  正如一艘全速前行的航母,就算在掉头的过程中,大众汽车集团的发展速度仍然不容小觑。快速的发展必定需要更多的员工,而在数字化的趋势下,对员工的素质要求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据大众汽车学院负责人拉尔夫·林德介绍,随着数字化深入,整个集团的员工都需要参加各种进修和培训。目前,仅是集团旗下的大众汽车品牌,已花费一亿欧元为德国员工提供数字化方面培训。
  “没有IT专业知识的员工,现在只能从事比较简单的工作,而未来数字化,的发展会使这些岗位减少。对此,我们必须要做相应培训,使得他们能够胜任数字化的需求。”林德说,在经过系统的培训后,原本塑料配件生产线的女工已经逐步可以胜任蓄电池生产方面的工作。
  在培训现有员工的基础上,大众汽车集团还在积极进行人才储备,内部的职业学院已经培养了两万名学徒,涵盖从一线生产到办公室文员等各个岗位。而在更加高精尖的人才培育上,大众汽车集团成立了汽车大学,从科研、技术出发,为企业的数字化进程做准备。
  借助虚拟现实眼镜,大众汽车集团员工可访问数字现实中心公共平台
  “数字化不仅会对技术领域带来深远的影响,也会为我们的企业文化带来改变。”林德说,大众汽车一直在思考,目前员工们已经具备了怎样的素质,未来我们员工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以及这其中还有多大的差异。
  随着数字化进程的不断深入,针对每一个工作岗位可能的变化,大众汽车学院和集团内的各个业务部门举行了讨论“职业资质雷达”研讨会,对每个岗位未来3年,8年,甚至更远时间内可能产生的变化进行评估。如今,大众汽车已经开始在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3D打印,集群式机械操作等各个方面储备人才。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员工的能力,大众学院将整个培训过程也进行了数字化转型。“比如,学徒工从今年开始都会获得平板电脑,用它来参加线上培训课程,而且他们也会在工作中拍一些视频,上传到网络并留给下一届学徒工,帮助他们来学习。所以学徒们可以直接登录YouTube这样的视频网站去学习。”
  中国,大众数字化转型的前沿阵地
  在大众汽车集团2016年超过千万的销量中,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在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的汽车交付量达到398万辆,这个数字占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总销量的近五分之二。巨大的市场潜力令中国市场无可争议地成为大众数字化转型中的“急先锋”。
  正在工作的智能机器人
  根据计划,2025年,大众汽车集团所有的生产基地,包括在中国的生产工厂,都将实现数字化规划和网络无缝切换,从而保证自我控制、自我优化和可持续的生产。目前,在全球120多家工厂中,以一汽大众、上汽大众为代表的中国工厂,数字化应用技术最广泛,灵活度最高。
  同时,除德国波茨坦、美国硅谷之外,在此前呼声最高的大众汽车集团亚洲未来中心,也已经落户北京,即将于2018年1月正式运营。“北京未来中心作为承载着亚太区数字化技术研发的桥梁,重要工作就是将设计师与数字化专家聚集在一起,目的是要深度挖掘汽车客户的用户体验,”海兹曼教授说。
  在今年数次的来华行程中,海兹曼教授表示,大众汽车集团未来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了解中国客户的使用需求和使用习惯,降低生产成本的同时不断提升产品品质。而在这一方面,被比喻为“大象”的大众汽车具备着其他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
  “大众汽车集团能够把过去几十年在传统汽车制造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对客户的认知和洞察转化到新时代的生产中去,关注用户对于车辆产品的期待、客户对车辆的使用习惯等等,”海兹曼教授说。这意味着,在各大车企纷纷利用大数据带来大营销、大业务的时候,大众汽车集团同样也在顺应这一趋势,而且更彻底地了解客户。
  “在不远的将来,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销售的车辆都将是互联的,用户在使用这些车辆时会产生相关数据。我们将利用这些由客户自己产生的数据,为他们提供针对性的服务。”海兹曼教授还特别强调,大众汽车集团一定会保证客户的数据使用安全——在这一点上我们绝不会妥协。
  不可否认的是,过去两年时间里,大众汽车遭遇了一些风浪;也正是在过去两年时间里,身在中国的我们深切感受到了时代的颠覆。以“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以及以智能出行服务为切入点的科技公司正在冲击传统车企。
  大众汽车集团智能生产实验室
  在产生危机感的同时,大众汽车清醒地认识到了整个生产领域和网络的信息流速度越来越快,数字化进程不仅可以提高车企的生产效率,还能为车企带来更多利润空间,
  “实时进行数字化连接可以增加透明度,提升效率,缩短响应时间,也可以加快反应速度和增强灵活性。数字化生产可以优化流程和进一步创造新的流程,更高效地利用资源和提高效率。此外,基于数字化的数据可以挖掘汽车全价值链,更精准地触及用户,更好的做售后服务、金融业务等,”海兹曼教授说。
  有时候,体量巨大的传统车企固然在速度上比不过新生企业,但他们只有愿意改变,就是积蓄良久后的爆发,一出手就是旁人无法比拟的大动作。在这场新与旧的角力中,作为燃油车时代的巅峰代表,大众的转型正在为整个汽车行业做出表率。(来源:互联网)
分享到:
优质供应商
新闻关键词 自动驾驶
1.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 加以更正。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齐真实性负责.

2.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或提供稿费!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571-88486868
新闻排行
优质供应商
本公司生产的SWP、SWC、SWL型轴承、十字轴、十字包,广泛应用于冶金、轧钢机械、机车、风力发电、矿山、起重机械、有色金属、石油、塑料等行业。该产品具有承载能力大,转动灵活,噪音低,寿命长,装拆润滑方便等优点。
嘉善通利机械密封件厂是生产釜用,泵用机械密封及四氟乙烯制品的专业企业。拥有各种生产设备和检测仪器,技术力量雄厚,制造经验丰富。
浙江三雷模塑有限公司是中国汽车零部件塑料发展中心的成员企业,是中国模具工业协会和上海市模具协会的团体会员,是“模具之乡”---黄岩的模具制造重点骨干企业。
弹簧专用设备资产达到300万以上.产品全部按 ISO9002国际标准组织生产,主要生产∮0.1mm -∮3.0mm线径各种类型拉簧、扭簧、压簧、油封簧、卡簧、塔簧、腰鼓簧、工艺簧以及各种异型弹簧,年生产能力达20亿件,是国内生产精密弹簧的佼佼者。
Copyright © 2001-2017 中华机械网 版权所有 问题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