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弃煤遇烦恼 煤炭复兴再起波澜
2017-12-19 9:03:05
  尽管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但并未让这个工业强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甚至出现了“煤炭复兴”的现象。
  11月上旬,新一轮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德国波恩开幕,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就《巴黎协定》的实施细则展开进一步商讨。此次大会召开之前,外界对于德国给予了较高的预期——希望德国在大会期间推出弃煤时间表。然而,现实并没有按预期上演。
  在大会召开的前一天,更是有数千人聚集在距离波恩50公里处的哈姆巴赫(Hambach)露天煤矿打出“停止采煤,保护气候”的标语,要求德国停止煤矿开采。据德国媒体报道,这里是欧洲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单位。
  波恩大会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毫无意外地出现在高级别会议现场。“气候变化是全人类的挑战”,默克尔开始了自己的演讲。默克尔承诺,德国将积极参加应对气候变暖的工作,但同时表示德国对煤炭的依赖很大,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很困难。“在涉及削减煤炭的使用时,同时涉及社会问题、就业问题。”
  显然,对于摆脱煤炭,德国政府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尽管在过去十几年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但并没有让这个工业强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特别是伴随着核电机组逐渐关停,德国对于煤炭的依赖还有加大之势,甚至出现了“煤炭的复兴”现象。
  长期以来,煤电一直为德国工业发展提供强大的支持。尽管德国一直被认为是能源转型的典范,但是廉价的化石燃料仍然是德国电力供应的重要支柱。据统计,2016年,煤电在德国电力生产中的比例为40%,可再生能源占29%,核能占13%,天然气占12%。
  在德国,传统工业区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也是欧洲最大的褐煤产区,尽管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北威州75%的电力生产仍来自煤炭,每年温室气体排放几乎占全球总量的1%。
  这就意味着,虽然德国可再生能源份额不断提升,但是煤炭的使用依然让德国在欧洲各国中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居于高位。
  而就像默克尔在演讲中所讲到的,对于淘汰煤炭,德国遇到了阻力。更为直接的影响是,煤炭的使用直接关系到2020年德国碳减排目标是否完成。
  绕不开的煤炭
  从历史发展来看,德国工业的发展离不开煤炭。德国是世界上煤炭和褐煤储量最大的国家之一。据科学家估计,德国煤炭的地质蕴藏量约2300亿吨,应用当今技术可开采的煤炭约240亿吨。2016年,德国煤炭开采量为1.175亿吨,而2009年为1.698亿吨。
  二战后,德国经济繁荣由北威州和萨尔州硬煤开采推动,为西德工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鲁尔区因煤炭资源丰富而成为德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产量占全国的80%以上,经济总量曾占德国内生产总值的1/3,为战后德国“经济奇迹”做出了巨大贡献。
  据统计,德国开采1吨硬煤的平均成本为180欧元,而2015年进口硬煤的平均价格为每吨68欧元。因此,北威州最后两座硬煤矿将在2018年关闭。
  在德国煤电厂中使用的硬煤只有一小部分是在当地开采的,其主要从俄罗斯(34.1%),美国(16.5%),澳大利亚(16.1%)和哥伦比亚(15.8%)进口煤炭,其次是波兰和南非。根据联邦地球科学和自然资源研究所(BGR)的资料显示,2015年,德国硬煤开采的人数为不到1万人。
  虽然硬煤开采基本在德国退出历史舞台,但是拥有大量褐煤资源的德国,依然没有放弃对于褐煤的开发和生产
  褐煤工业化开采以来,德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褐煤生产国,其次是中国,俄罗斯和美国。褐煤比硬煤的燃料价值低,不是在地下开采,由于是露天矿,较容易开采,成本也较低。但由于煤炭质量偏差,与硬煤相比,它的二氧化碳浓度也更高。因而,褐煤开放的环保问题一直被人诟病。
  到目前为止,露天褐煤矿已经改变了德国约17万公顷农村面貌。自1924年以来,德国的褐煤开采已经令德国居民失去了313个定居点。
  德国东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褐煤是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的工业所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1990年东西德统一之后,因为它们不再有利可图,许多矿山和发电站在几年内就关闭了。在德国西部,来自莱茵矿区的褐煤的使用具有一个世纪的传统,褐煤的开采曾经推动了德国最大电力公司莱茵集团(RWE)的兴起。
  今天,与硬煤不同,露天褐煤开采业务仍然是盈利性业务,大部分煤炭用于附近的坑口电站。
  截至目前,德国有三个正在运营的褐煤矿区,北威州的Rhenish区,勃兰登堡州和萨克森州的Lusatian区以及萨克森州和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德国中部地区。矿山分别由MIBRAG公司,LEAG公司,RWE公司和ROMONTA公司经营。
  LEAG公司于今年宣布,不会进一步扩大在Jänschwalde的露天煤矿,并宣布停止在Welzow-Süd扩建煤矿。此举让拥有900个居民的三个村庄逃脱拆迁。
  由于北威州是传统上德国煤矿开采的另一个重要区域,2014年3月州政府决定将未来的褐煤产量减少13亿吨,但是矿业将持续至少到2030年。2016年表示将使用褐煤作为桥梁技术,但是要尊重现有的采矿许可。
  作为能源转型的先行者,褐煤的开采给德国“绿色转型”标签蒙上一层阴影,能源转型和煤炭产业转型双重压力摆在德国新政府的面前。
  难以实现的排放目标?
  据统计,2016年,硬煤发电占德国总发电量的17.2%,低于1990年的25.6%。褐煤的电力份额从1990年的31.1%下降到2016年的23.1%。自2005年以来,褐煤发电总量的贡献基本稳定在23-24%左右,褐煤仍然是德国电力第二大来源。
  一直以来,褐煤在德国能源市场保持竞争优势。褐煤矿靠近发电站,因此开采成本减低。其次,欧洲排放交易体系的排放交易津贴价格非常低(每吨二氧化碳大约5欧元),因此发电站经营者愿意继续使用这种价格便宜的燃料。另外,由于可再生能源的涌入,批发市场的电价处于较低水平。成本较低的褐煤电力让发电企业依然能够盈利。
  因而,日本福岛事故后,有大约12个新的煤电站在德投入运营,德国出现了电力过剩的情况,向邻国的电力出口持续高涨。2016年德国电力出口创历史新高。去年,德国生产的电能中近8%出口至邻国。
  虽然根据德国联邦网络局(Bundesnetzagentur)的数据,截至2017年,没有新的褐煤发电站计划。但是明年,依然有新型硬煤机组预计投产,Uniper的Datteln 4装机容量为1055兆瓦。
  到2018年,发电运营商将淘汰10台3420兆瓦的硬煤机组。到2019年,共计2378兆瓦褐煤产能(七座)将被转入所谓的安全储备,一座小型褐煤发电站(51兆瓦)将于2018年永久退役。
  根据气候组织Sandbag对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TS)数据的分析,德国褐煤厂占欧洲10个最大的污染者中的7个。数据显示,2016年德国ETS排放量的55.3%来自燃煤电厂
  根据公共广播公司ZDF的一项民意调查,大多数德国人(64%)赞成关闭煤电厂,以达到2020年的气候目标,即使这样做会导致就业困难或推高电价。相反,31%反对这样的措施。57%的受访者表示,德国没有足够的保护气候,而只有8%的受访者表示,这个国家做得太多了。
  对于政府来说,关闭煤电厂并非易事。煤炭的未来利用是德国政府关于能源转型和气候变化的核心议题,尽管越来越多地使用可再生能源,该国的温室气体排放依然停滞不前。
  更令人惊讶的是,德国2016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减反增,且预计2017年还会更高。
  在默克尔组建新联合政府谈判失败后,显然德国政府还在逃避谈论淘汰煤炭的具体实施,并且还将无限拖后。德国能源智库Agora Energiewend发布报告称,德国将不能达到其2020年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德国计划在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降低到1990年排放水平的60%,而根据最新的研究结果,这一数字很可能会达到70%甚至更多。
  对于“气候总理”默克尔而言,能否抓住时机完成煤炭转型是其面临的又一大挑战。目前,德国的失业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可再生能源领域创造了数以千计的新就业机会,也许这是帮助受影响的煤矿工人转型好时机。而未来可以预期的是,确保燃煤电厂继续关闭的最佳方式是碳价上涨。在这方面,有一个好消息: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分析,到2020年,碳价格将上涨到每吨24欧元,也许到那时足以推动所有欧洲国家摆脱煤炭。(来源:中国工业网)
分享到:
优质供应商
新闻关键词
1.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 加以更正。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齐真实性负责.

2.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或提供稿费!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571-88486868
新闻排行
优质供应商
本公司生产的SWP、SWC、SWL型轴承、十字轴、十字包,广泛应用于冶金、轧钢机械、机车、风力发电、矿山、起重机械、有色金属、石油、塑料等行业。该产品具有承载能力大,转动灵活,噪音低,寿命长,装拆润滑方便等优点。
嘉善通利机械密封件厂是生产釜用,泵用机械密封及四氟乙烯制品的专业企业。拥有各种生产设备和检测仪器,技术力量雄厚,制造经验丰富。
浙江三雷模塑有限公司是中国汽车零部件塑料发展中心的成员企业,是中国模具工业协会和上海市模具协会的团体会员,是“模具之乡”---黄岩的模具制造重点骨干企业。
弹簧专用设备资产达到300万以上.产品全部按 ISO9002国际标准组织生产,主要生产∮0.1mm -∮3.0mm线径各种类型拉簧、扭簧、压簧、油封簧、卡簧、塔簧、腰鼓簧、工艺簧以及各种异型弹簧,年生产能力达20亿件,是国内生产精密弹簧的佼佼者。
Copyright © 2001-2017 中华机械网 版权所有 问题咨询